YamazakiK

Say yes to heaven,say yes to me.

“没人跟天使一样完美,除非你刚认识他,或者他是死人。”奈布·萨贝达说,“可是,如今那在尘嚣的尽头分崩离析的杰克却不似天使。我只望见他破碎为絮状,缓缓浮向一粒散发着黑色暗光的白矮星。然后我们入梦。我想,他是死亡,他是此刻他正经历的事,是有时无法解决任何事情,有时又能够衰竭了苦厄的死亡——死亡本身。”

我那善于感知的心变得迟钝 甚至无法捕捉自己的灵魂

转一个零评自杀🙏🙏

不尋很絕望:

【欢迎转载】

除了自己想知道, 也希望能帮到广大写手寻找到属于你们自己的答案。

写手请随便转载, 但请善用loft的转载功能, 不要另外自己再上传同样的图。这是身为图片原作者的小小请求, 谢谢!

祝有人搭理!

*之前其实上传过这图, 但当时被无授权大幅转载, 所以在此再次上传一个有水印的版本, 希望大家有缘见到的话, 可以转载这个版本, 而不是之前无水印的版本。

就算我这里没人回答, 只要能帮到一些写手得到回答就很满足了。

(另外各位愿意帮我在之前的帖子加上此连结的写手们, 谢谢!)

[杰佣]一八八六

• 全文字数4k;

杰克x雇佣兵奈布·萨贝达

• 一名谋杀犯病人的自白。

—————

1.

 

“而我杀了他,并在之后紧跟着来临的冬天里,杀死了他八十七次。”

 

2.

 

“向上帝发誓”——谁不知晓你们早已经听腻了这句谎话呢,警官先生?几乎任何一个坐上这张椅子的倒霉家伙都要说上一遍,把它泡进苏格兰场每日供应的充斥蓖麻油气味的咖啡里头,逼迫你们怀着十万分的无奈喝下肚去。但他们依旧一有机会就喋喋不休,好让上帝为他们的小小罪恶与贫弱的辩论技巧买单。

 

松一口气吧,在座的先生们,个个衣冠楚楚的“男子汉”,我绝不请出...

“⋯⋯倘若你在我的怀中逝去,我便不做悲伤的囚徒。因为我爱你的爱是众神的神,而你灵魂的风息了,于我虔诚的心跳间归于静寂,我终能够深深吻它,吻你的骨头⋯⋯”

 

这些让年岁侵损的信件本该土掩尘封,如今却被我长久地凝视。隔着展台的玻璃,当人们发现它们,写下它们的开膛手便醒来。

 

“⋯⋯别再妄图阻止我。我要在世人心中活上一万万年,惊愕的长夜会像神的寿命一般没有穷期⋯⋯”

 

其上每个字母皆为一个深渊,墨迹的荒谬弧度是1888年的遗物。我穿梭于深渊之间,那仿若尖刀的、百年前曾屠宰另一人的“众神的神”,又在我的内心反复戳刺,将血肉绞拧。

 

“⋯⋯...

给阿德莱德.格兰蒂的文评

读完小可爱酸酸的文评我直接躺到床上捂嘴偷笑 不仅评价了我的文章 还有对我本人的关心 太幸福了呜呜呜 感谢一直以来的支持和照顾!!

優:

✨✨✨✨✨✨✨我出来丢人现眼啦!


  首先我要抱阿德( ¨̮ )  (无脑发言)我真的不会写文评鸭!

  (良心写手的文章值得反复阅读!!!)强调

写文评的动力是为了以后不做无脑吹(?)


首先说阿德新挖的坑Dark paradise(黑暗天堂)


阿德劳斯写的文章直接像看到电影的高潮,我现在心脏一抽一抽的!!阿德的的构思太紧密啦!!阿德会用自己的体温写文章,感觉看这篇文章的时候就完全投入进...

[杰佣]Dark Paradise(中)

• 中篇字数8k;

• 警探/开膛手杰克x雇佣兵奈布·萨贝达。杰克推演相关;

• 给西桥老师@whysoserious的杰佣真人衍生剪辑的配文(剪辑b站传送门);

• BGM:《Dark Paradise》Lana Del Ray

• (上)

—————

11.


奈布喘不过气来。并非由于周遭人们都犹如铁罐里一粒粒咖啡粉似的挤在一起,而是因为他们和他的视线所聚焦之处,是尸体与杰克。


他的目光越过苏格兰场警员那阻挡人群的手臂,同杰克感应般抬起的目光相遇。没有任何交谈、招呼、无聊的寒暄,仅此匆匆...

“太重的过去让你走不动路,你总是因此输给我。”开膛手对雇佣兵说,“但倘若变幻莫测的伦敦雾中藏有什么注定的命运,那就是我们终究会在游戏里重新相遇。别留自己一人,别舍弃生路,别折断你的翅膀。”

[杰佣]Dark Paradise(上)

• 上篇字数9.5k;

• 警探/开膛手杰克x雇佣兵奈布·萨贝达。杰克推演相关;

• 给西桥老师@whysoserious的杰佣真人衍生剪辑的配文(剪辑b站传送门);

• BGM:《Dark Paradise》Lana Del Ray。西桥老师和雷女士我都太爱:D

—————

1.


One day men will look back and say I gave birth to the Twentieth Century.

——Jack the Ripper-1888

有一天,人类回顾过往,他们会说,是我催生了20...

天花板渗下的水珠砸入火盆,殒命时连烟也未见,只让焰光打了个颤,蹦出几粒嘲弄的火星。萨贝达凝滞许久的瞳孔终于瑟缩一瞬,他这才意识到地面上正经历大雨洗礼,可实则雨的呼啸早已回响于耳际,他却浑然不觉。


“知道我在六月的黄昏写什么诗吗?”


身后杰克的话音轻飘飘,恍如从很远的地方来,但萨贝达知晓他们的间距足够短了,令喉咙即刻便要撕扯出尖叫。锁链被锈迹啃噬,将他束缚在这逼仄的地下室中央。他不再敢往两侧看,初醒时的他已然看得过分清楚,自己左右的一米之外各吊着一道人形,与他此刻姿势相同,却是尸体两具,腐臭里有蠕虫嬉戏。


“一个世人,在湖上划船。”杰克启齿,皮鞋跟与地面碰出闷响,“湖光为船身镀...